陆处的黑外套

脑洞多但是写起来麻烦

陆亦可去了洗手间许久没见出来,高小琴疑心这位反贪局侦查一处处长掉坑里了。为了不让山水庄园担上谋害公职人员的罪名,高小琴决定亲自去洗手间里找人。她在最后一个隔间里看到了满脸通红、浑身无力地靠着墙坐着的陆亦可。
「陆处长,您这是……?」高小琴对上陆亦可不似平日那般清明反而带着几分情欲的眼睛,顿时了悟。
「不……不要让别人、看到我……这个样子……」陆亦可努力压抑着那异样的感觉,说一句完整的话都要花很大的力气。
「明白。」高小琴默默扶起陆亦可,往最近的房间走去。
陆亦可实在没有什么力气,她比高小琴还要高一些,身体大部分的重量都压在高小琴的身上,头靠在高小琴的肩上,不时呼出的热气令高小琴的脖子有些痒。
高小琴在累到脱力前总算把陆亦可送到床上了。但是她也不敢有怨言,毕竟若不是陆亦可帮她挡了那杯酒,倒下任人宰割的就是她高小琴了。想起陆亦可帮她挡酒的时候那慷慨就义的样子,高小琴的嘴角就忍不住上扬。
真是个傻瓜。
并不知道被人在心里叫傻瓜的陆处长因为药效的发挥,越发燥热起来,头脑也越来越难保持清醒。
「热……」陆亦可皱着眉扯掉自己的领带,露出精致的锁骨和一大片白皙的皮肤,马尾也散开来,面带绯红,红唇微张,眼睛也蒙上雾气,竟生出几分妩媚来。
高小琴看得目瞪口呆。她不禁感叹这药效真猛,可以让平素清冷禁欲的陆大处长如此动情。
真是有趣。
高小琴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坏心的念头,而且怎么都压不下去。
「陆处长,需要帮忙吗?」高小琴侧躺在陆亦可的身旁,手指顺着陆亦可的脸往下滑,快滑到胸口的时候被陆亦可一手按住,对上了陆亦可水亮的眼睛。
「高总,你这是做什么?」
「我自然是想帮陆处长您解除痛苦了。」高小琴一脸无辜,还带点委屈,别的人见了怕是要怪陆亦可冤枉好人了。
「不劳高总费心,我自己可以搞定。」
陆亦可强撑着起身下床,想去冲个冷水澡清醒清醒,不料身体还是那么无力,滚下了床,把高小琴吓了一跳。
高小琴赶紧下床把陆亦可扶起来,「我的好处长啊,您就别逞强了,您要是在这山水庄园出了什么事,我可担待不起。」
闻言,陆亦可有些不悦,「既然高总怕我拖累了您的山水庄园,那就把我送回家吧。」
「陆处长,您又小气了不是?我这不是担心你嘛。再说了,我要是现在把您送回去,怕不是明天我们都要登上汉东各大新闻头条了。这两败俱伤的结果,我想您也不愿意看到的吧。」
陆亦可不置可否,任由高小琴把她扶进浴室。
这浴室说大不大,说小也不小,刚好够两个人活动。
「高总,您出去吧,我自己能行。」
陆亦可挣开高小琴的手,往浴缸走去,试图证明自己可以自理,结果脚下一滑,身体不由往后倒。
高小琴一个箭步上前接住了陆亦可,难得用无比严肃的语气说,「陆处长,您就不要再逞强了。」然后不容陆亦可拒绝,冷着脸迅速扒光陆亦可的衣服,把陆亦可丢进水里,自己也迅速脱掉所有衣物,慢慢走进浴缸里。
这浴缸一个人呆的话,还算挺大的,两个人就有点挤了。
陆亦可尽量往浴缸的一头靠,双脚尽量往回收,才勉强不碰到高小琴的身体。刚刚因接触冷水而冷却一点的身体,因为看到不着一缕的高小琴,又开始有升温的迹象。陆亦可赶紧用冷水拍了拍自己发烫的脸,拍完看到高小琴含笑的双眼,脸顿时又滚烫起来,只好像鸵鸟似的把脸潜到水里。
高小琴再也忍不住笑意,「噗嗤」笑出声来。这一笑就停不下来,浴缸里的水也跟着晃动起来。陆亦可忍不住抬起头,红着脸嗔道,「笑什么笑,有什么好笑的!」
闻言,高小琴笑得更厉害了,看到陆亦可羞得想打人的神情,她才捂住嘴,「不笑了,不笑了。」话是这么说,高小琴眼里的笑意还是止不住。
「哼。」陆亦可别过头,不去看高小琴的眼睛。
「陆处长第一次跟别人共浴么?」高小琴笑着问。
「嗯……」陆亦可不情愿地应了一声。
「大家都是女人嘛,陆处长不必这么害羞,我又不会吃了你。」说到“吃”这个字,高小琴故意强调了一下,带着几分暧昧和挑逗。
陆亦可自然是听懂了这弦外之音,脑海里竟然自动跳出一些不可描述的画面,吓了陆亦可一跳,她赶紧甩了甩脑袋,试图把这些奇怪的画面甩出去。
陆亦可再次用冷水拍脸,想让自己冷静下来,一抬头就看到了高小琴那张美艳动人的脸,吓得她赶紧往后退,但是退无可退,猛然撞上了浴缸壁,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「陆处长,您没事吧?」高小琴看到陆亦可眉头皱到了一起,有些担忧地问。
「没事,没事。」陆亦可摆摆手,示意自己没什么大碍,让高小琴不要再靠近。然后偷偷用手安抚了一下自己倒霉的背。
高小琴虽然不是完全相信,但是也没有强行靠近陆亦可,只是把手里的毛巾递给陆亦可,「陆处长,泡久了冷水会感冒的,我们赶紧洗完出去吧。」
「嗯。」陆亦可接过毛巾,但是没有下一步动作。
看着欲言又止的陆亦可,高小琴识趣地走出浴缸,对陆亦可笑了笑,「这浴缸有点小了,两个人在浴缸里洗不太方便,我还是用立浴吧。」
「好。」陆亦可有点感激地对高小琴笑了笑。
高小琴也回以微笑,然后走过去打开立浴,让水淋遍自己的身体。
这期间高小琴都没有往陆亦可那儿看过一眼。倒是陆亦可的眼神总忍不住往高小琴那里飘。陆亦可的眼睛跟着一股水流从高小琴的脖子开始慢慢滑过后背,最后流进股间。突然高小琴转了个身,侧身姣好的曲线完全暴露在陆亦可的眼里,那种异样的感觉又开始在陆亦可的身体里流窜。
陆亦可赶紧移开眼睛,懊恼极了,觉得这样的自己简直像个流氓一样。她一边胡乱用毛巾擦着自己的身体,一边嘀咕着,「非礼勿视、非礼勿视……」
「陆处长?」
「啊?」陆亦可吓了一跳,差点就又撞到了背。
「能不能帮我擦下背,我自己擦不干净。」高小琴微笑着把毛巾递到陆亦可的面前。
「当、当然可以。」陆亦可不敢看高小琴的眼睛,低下头一把抓过毛巾,却看到了更不得了的东西,她迅速把视线移开。但是陆亦可转念一想,她做贼心虚些什么,高小琴有的,她也有嘛,虽然没有那么壮观就是了……
陆亦可心情复杂地帮高小琴擦完了背。
「陆处长,作为回报,我也帮你擦背吧。」
「不用、不用!」陆亦可立马回绝,但是拗不过态度坚决的高小琴,只好转过身把背给高小琴擦。
高小琴手法娴熟,陆亦可舒服得快睡着了。擦到后背中央的时候,陆亦可猛然抽了一口气。
吓得高小琴赶紧停下来,「陆处长,怎么了?」
「没、没什么。」
高小琴不信,仔细检查陆亦可的后背,发现中央有些淤青,应该是之前撞到的那里。
高小琴不由皱眉,但还是柔声对陆亦可说,「陆处长,你的后背有些淤青,等下洗完澡我帮你上点药。」
「不用、不用,一点小伤,不碍事的。」
「那怎么行,您在我这里受的伤,一定要由我来治好。」
陆亦可不出声,算是默认了。
高小琴迅速把自己洗干净,擦干身子,穿上酒店准备好的浴袍,然后走出浴室把空间留给陆亦可。临走前她对陆亦可说,「陆处长,要是需要帮忙尽管叫我。」
「嗯。」陆亦可感觉自己的身体还是有点虚,但是行动起来没有太大的问题,所以并没有让高小琴帮忙,自己默默地擦干净身体。陆亦可穿上浴袍走出浴室的时候,看到高小琴正坐在床边吹着头发,见她出来,便招呼她过去。
「陆处长,我帮你吹干头发吧。」高小琴拍了拍床,示意陆亦可过来坐下。
陆亦可乖顺地走过去,坐在床边任由高小琴摆弄她的头发。
吹完头发,高小琴拿出一瓶跌打酒,让陆亦可趴在床上,然后给她上药。
一开始高小琴的力道很大,因为用力擦的话淤青散得快,后来慢慢轻下来,舒服到让陆亦可睡着了。
「陆处长?陆处长?」高小琴轻声询问了几声,发现陆亦可没有回应,确认陆亦可真的睡着了,才小心翼翼地帮陆亦可调整好睡觉的姿势,然后自己也钻进被窝里,关上床头的灯,轻声在陆亦可的耳边说了声「晚安,陆处长」。
意识一放松,困意就立马袭来,高小琴也慢慢进入了梦乡。

无聊到跟小号尬戏(:>)| ̄|_为何就是匿不到高总
→尬戏请加群233722001

古代架空
第一视角
陆处是女扮男装的将军,高总是敌国的公主
以前写的一篇短文,发现用在陆高身上非常合适(/▽\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烽火满天的战场上,人的生命愈发显得脆弱不堪。
我麻木地把插入敌将胸口的剑拔出,愣愣地看着正在厮杀的人们。
为了所谓的保家卫国而在战场上拼命杀敌。其实不过是一场统治者之间的游戏,最终不过是为了一个“利”字。
最后苦的还是老百姓。
“呜——”刺耳的军号声把我拉回现实,我慢慢握紧手中的剑,一路杀到敌军头领的马前。
“你来了。”是个女人的声音。
我惊讶地上下打量那个人,带着面纱,也没有穿铠甲,而是穿着一袭华美的长裙。
我皱眉,“我不打女人。”
“呵。”那女子轻笑出声,“将军你不也是个女人?”
我瞪大了眼看着她,“你怎么知道我是……”
“因为小女子看过将军您的身体的啊。”女子说得轻快,我却出了一身冷汗。
这女人看过我的……身体?什么时候?
“噗哧,开玩笑的啦,将军你还真信了,真可爱。”女子笑得欢快。
我的眉头却皱得更紧了。我不喜欢被人耍的感觉。
只一瞬间,我的剑便已经架在那女子的脖子上,我坐在她身后,声音里充满着威胁,“立刻退兵,不然我现在就可以要你的命!”
那女子又笑了,柔若无骨的身子竟靠在我的怀里,还把头靠在我肩上,呼出的热气搞得我脖子有点痒。
“将军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,”边说还边躲开剑刃侧过身子,纤细修长的手还在我胸前撩拨,“那让小女子来教你好了~”
我的身体早已僵住,从来没有跟人这么亲密地接触,对方还是个女人,问题是我也是个女人。那好像又没什么问题,大家都是女人。不对!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!
正当我又不小心走神的时候,脖子突然感觉被什么温热的东西舔了一下,我吓得立即跳下马。
“你!”我左手捂住脖子,右手用剑指向那女人。心下懊恼,刚才怎么可以大意,这可是犯了兵家大忌,如果她手里有武器,我早就身首异处了。
“将军的反应真有趣~”那无耻的女人还在马上笑得花枝乱颤,真是可恶至极!
我愤恨地看着她,才发现她脸上的面纱不知何时已经摘下,露出一张会令所有男人疯狂的脸。
“狐狸精!”我忍不住骂道。
女子毫不在意,笑着回道,“不知我这个狐狸精能不能迷住将军你呢?”
“我又不是男人。”我皱眉,这女人是想做什么?
“但是能迷住身为女人的将军会更让我有成就感呢。”
“无聊至极!”虽然我经常看到那些士兵耐不住寂寞而互相……安慰,但是还没有见过两个女人……
“我可以让将军见识一下哦~”仿佛知道我心里在想些什么,那女子笑得很……让人不舒服。
我正要开口反驳,却看到一个黑影袭来,嘴巴突然被什么东西堵上了,还有什么东西钻进我的口腔。
眼睛对上另一双眼睛,但是靠得太近了,我有些看不清。
“在我亲你的时候记得闭上眼睛。”一只手覆盖住我的眼。是那个女人!我正想用剑,却被她把剑打掉在地上,双手还被束缚住了,整个人都被控制住了。
这女人的武功不在我之下!似乎还要比我厉害些。心下一惊,这女人还真是深藏不露,她若是想要我的命,我都没有五成把握可以逃脱!尤其是现在这种情形……
“不要走神。”女子不悦的声音传进我耳朵,我才惊醒地发现现在的情况是有多奇怪!
身为将军事实上却是个女人的我正在被一个女人亲!这女人还是敌方的!重点是我们现在正在打仗啊!
意识到这一点,我使尽全力挣脱,幸亏对方没有用全力,我才得以逃离那女人。
环顾四周,才发现刚才还在厮杀的人们已经停下来了,都一脸惊愕看向这里。
我的脸开始烧起来了,堂堂一个大将军居然在战场上被敌军的一个女人肆无忌惮地侵犯!真是耻辱!以后我有什么脸面见人!
“将军的脸红的样子也好可爱~”可恶!都是那女人!我满腔的怒火被这充满调戏意味的话激得更旺,我一定要杀了这女人!
我飞快冲过去,捡起地上的剑刺向那女人,却被挡下,挑飞到一边。我一拳挥过去,被接住了,脚立马踢过去,又落空了,突然小腿一痛,整个人被绊倒摔在地上,但没有感觉很痛,一股力道帮我缓冲了一下。难道是那个女人帮我?
“我怎么舍得让将军摔疼呢。”那女人把我的双手举过头顶按住,还用腿压制住我的双腿,慢慢俯下身居高临下地看着我。
这姿势也太暧昧了吧!我堂堂一个将军怎么像个青楼里的姑娘一样被人压在身下!还是被一个女人!
“等将军你改天换一身方便脱的衣服我们再继续吧。”那女人笑得暧昧,还说这些暧昧不清的话!要是我打不过你,我早就……!
那女人俯身亲了一下我的嘴唇,然后起身,上马,玉手一挥,“撤!”
敌人的军队就这么浩浩荡荡大摇大摆地离开了。
我仍躺在地上,眼睛紧闭,被死尸上散发的血腥味包围着,我宁愿自己此刻跟他们一样死了,永远躺在这里,也不愿起来回去面对众人的眼光。
请让我在此长眠!

突然的脑洞

尸横遍野的战场上,伤痕累累的高小琴护住惊魂未定的高小凤,不知沾了谁的血的脸上努力扬起一个让妹妹安心的微笑,“小凤,没事了。”
高小凤瞪大了双眼看向高小琴的后方正挥起刀想偷袭高小琴的敌人,还没来得及大喊“姐姐小心背后”,就看到敌人倒下了,视线里出现一张同样满是血污的脸,那人也微笑着对她说“没事了”,然后轰然倒下。
“陆亦可!”









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2333我真的是个变态ヾノ≧∀≦)o但是好带感啊hhhh
咦?似乎成了高陆高大三角?23333

“我相信若笙,她不会背叛我的……”越千霜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,嘴角缓缓流出鲜血。
祝若笙抽出刺进越千霜腹部的剑,抱住倒下的越千霜,轻叹一声,“你还是如此容易轻信人。” 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觉得她们互相伤害很带感的我真是个变态啊。